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天禧运营案例:悄悄告诉你,花田里口腔门诊部年末都在忙什么

2020年12月21日 15:53

花田里口腔门诊部

2020只剩下20多天

12月更关键

有人忙着赚钱

有人忙着冲业绩

有人忙着狂欢

可再忙也别忘了口腔健康

早晚

刷牙

餐后

无糖

洁白

美牙

花田

里见

佩戴口罩


最近,花田里接待的不少患者都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明明每天坚持刷牙,牙齿既没有虫洞,也没有“黑点”,可咀嚼却愈加艰难,不仅吃东西会牙痛,牙龈还经常出血,甚至刷牙刷出血都成为常态。”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但鲜有人知,这句话仅仅是针对蛀牙而言。

除了龋齿,还有一种真正的口腔疾病被大多数人所忽视,那就是牙周病,也是导致没有蛀牙也牙疼的真正原因。

牙周病早初期只会引发牙龈出血或口臭

到了中期, 就会让人牙齿疼痛,牙龈肿胀、反复发炎

重度的牙周病则会造成牙龈萎缩,牙齿松动、脱落

整个过程十分缓慢,且悄无声息,患者在习惯了牙龈出血和偶尔的疼痛以后,即便会注意勤刷牙,保持口腔卫生,也起不了多少作用,因为漱口和冲洗都无法根治牙周病

牙周病诱因很多,最常见的原因是牙周膜表面出现的菌斑

食物残渣会在牙齿表面,留下无法用漱口去除的微生物。

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沉淀,部分菌斑矿化成为牙结石,附着在牙龈根部,形成龈上牙石和龈下牙石,进一步妨碍口腔卫生的维护,成为细菌滋生的温床

龈上牙石肉眼可见,多位于舌侧,有一定几率会自动脱落,可舌侧牙石不易脱落。

龈下牙石被牙龈遮住,肉眼不能直接看到,对牙周组织的危害也更大,因为很多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间接放任菌斑对牙周组织的慢性感染。

长此以往,将会导致牙周炎症反复发作,牙龈红肿,疼痛难忍,之后还会加速牙龈萎缩,引起的牙齿脱落

这种症状与年龄无关,花田里就曾接待过一位29岁,却因牙结石而牙龈萎缩的年轻先生。

好在情况还能挽救,根据患者意愿,花田里医师没有拔牙,而是进行了龈下刮治、药物等保守治疗,最终逐渐恢复口腔健康。

爱牙知识

针对牙周病的预防,花田里的医师为大家提供一下几点:

1.一天早晚两次,用温水刷牙,每次刷牙在5分钟以上;

2. 刷牙时,将牙刷放在与齿侧45度角的位置,清除牙齿与牙龈处菌斑;

3. 使用含有抑菌消炎成分的牙膏;

4. 定期到口腔医院进行洗牙,频率最好控制在一年一次;

5. 牙齿疼痛或牙龈肿痛时,一定要及时检查。

花田里

在忙什么

为了让更多人注意口腔健康,花田里年末的最后一个月也在忙!

忙着筹备“双旦活动”。

圣诞节元旦为大家带来特别优惠与神秘大礼,活动仅持续两周,千万不要错过哦~

一花一世界

一齿一芬芳

我们是医师,亦是园丁

呵护您的每一颗牙齿健康

花田里——您的家庭专职牙医

识别二维码

查看更多活动内容

哈尔滨花田里口腔门诊部




相关推荐

毕业去教育培训机构做老师有发展前景吗?

最近有小伙伴问我教育培训机构老师职业的发展前景问题,在这里啊少就给大家简单分享下我对这个职业的观察和观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教育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人们关心的热门话题,教育培训行业一直是朝阳行业,需求量只会越来越大,培训费用也只会升高。而老师的职业发展前景更是会随着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好。目前,教育培训机构的类型主要细分为以下几种:1、企业培训企业培训这个行业发展空间大,利润空间也大,有的课程才几天就几万甚至几十万,这个行业的老师属于高薪职业。当然这个行业的钱也不好赚,需要你有一定的资历、实战经验、核心竞争力,做这一行的老师大多都是自己做过企业或者老板,可想而知你需要学习的东西和能力是非常多的。2、艺术培训这几年艺术培训行业受艺术文化的影响和推动不断发展,未来艺术老师的市场需求量也只会变得越来越大,艺术培训老师在这样的市场大环境下也会变得很吃香3、技能培训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就业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职业技能培训的重要性,职业技能培训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4、教育培训(初高中学业)现在的教育培训正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存在,培训的模式变得越来越专业,培训的费用也变得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教育培训行业的老师收入也会越来越高。目前,教育培训行业老师呈现年轻化特点,大多在35岁以下,有激情和干劲。如果你也对教育充满热忱,可以考虑在教育培训行业长远发展。不过不管哪个行业都是非常辛苦的,既然选择了就不要怕辛苦。关于教育培训行业的教师招聘平台,现在也越来越多,不用担心找不到,如果你刚毕业,想要深入去了解这个行业,可以去考生网(kaosheng.com)详细了解下,上面会有相关招聘资讯。

2020年05月29日 11:28

现有“云招聘”功能有哪些?

考生网推荐的功能有云宣讲、云笔试、云面试、云offer等在内的全套“云就业”服务,并实现数万人同时在线、企业与求职者实时互动等多种功能

2020年05月29日 10:35

在线教育爆火,只有这两类公司抓住了流量红利,60%企业恐倒闭

今年2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2019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5000亿的获客成本。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贵,大部分呈亏损的状态,并在5年后迎来大爆发。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决定着在线教育爆发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变化,5G、AI等科技的发展和建设,家庭网络的普及和使用费用的降低,在提高在线教育效果的同时,令用户使用在线教育的门槛持续降低。另一个是形成完整产业链,即在线上教师培训、技术平台提供等产业环节上都有专门的服务机构。产业上下游的不断完善,将实现资源协同共振,不断降低企业成本。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也引发了不少从业者的忧虑。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的观点较有代表性,他说,“如果一些教育机构因为承接不住大流量的涌入,而降低了教学质量,或者一些匆忙转向线上的教育机构不能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4月后将引来退费潮,机构仍然要面临重大打击。而很多用户可能会丧失对在线教育的信任,或者形成恶劣印象,短时间内很难扭转,反而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灾难。”更让从业者担心的是,此次在线教育在全国的“被迫性”普及,还有可能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由于教培行业具有产品标准化复制难、产品差异化难、评判标准复杂等特点,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在线教育企业是否有“招架之力”,教师及运营服务人员是否充足,服务是否跟得上,课程效果是否经得起检验,都将决定着其能否“有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怕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而是试金石。有观点认为,今年一年内将有至少60%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一大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出局。精锐教育CEO张熙表示,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年初第一家宣布停运的在线教育企业明兮大语文,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在其创始人王嘉树《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停运原因,“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究,导致投入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不过,线下教育的被迫转型和竞争的加剧,也将带来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行业中可能出现黑马,正如淘宝后再有京东、拼多多。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太效应将继续增强,头部企业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已经经过大量客户检验的产品和服务,势必仍将在这次疫情后,收获留存大批付费用户。已在教育行业布局多年的山行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增长爆发,现在就是比拼各家公司此前积累的能力。”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增长4倍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极大机遇,但未必利好每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研究表明,只有两类公司抓住了这次疫情的流量红利:一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它们为各地中小学搭建线上平台。钉钉自2019年3月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后,正式推出“教育钉钉”建立教育业务线,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在12月17日“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然而彼时钉钉在大众心目中的定义仍然是“办公软件”。而疫情发生后,钉钉教育支持平台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教育行业地位开始突显。钉钉于1月29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后,使得其下载量暴增。在各大APP应用商店排名不断上升,甚至越居首位,随后也被中小学生屡屡推上热搜。据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花名大炮)透露,自疫情发生钉钉上线在线课堂后,带来的用户增量至少是以前10倍以上。截止2月中旬,钉钉已经支持了全国超30个省份、300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5000万学生。这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阿里巴巴集团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将加大投入力度,优化巩固钉钉在教育生态中的地位。方永新表示,“钉钉教育线团队规模约为30人,此后阿里巴巴集团将在人员、技术、资源上进行更多的投入。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育局和教育厅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二是现有的在线教育龙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iTutorGroup等。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第一家成立超20年的在线教育机构,为用户提供成人英语、对外汉语和青少儿英语、数学、语文、编程等真人在线互动课程,目前,已拥有数万名老师,每年提供超过千万堂在线互动课程。iTutorGroup靠成人英语真人互动培训起家,后期逐步开发了青少儿K12阶段课程,品类扩充至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编程在内的四门课程。并打造了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以及在线汉语教育品牌TutorMing三个子品牌。自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环比增长4倍,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同比上涨215%,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同比上涨了85%,单月注册用户突破了100万。其中80%新增注册量来自免费公开课。赖荣明表示,赠课的确是对外进行品牌和产品能力展示的一个机会,但要量力而行,且性质要单纯,保证质量和效果,“只有质量才能把流量留下来”。目前,iTutorGroup的付费用户两个品牌各占50%,而vipJr增速明显更快。“过去三年我们在青少儿英语方面投入更多,未来将同时发力英语、语文、数学、编程,为客户打造一站式学习平台。”赖荣明说,未来vipJr将成为iTutorGroup未来战略重心。战略重心转移,并不代表成人英语需求的下降,而是在线成人英语培训方面TutorABC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产品已经相对成熟,未来一年TutorABC将更注重面向B端提供专业英语学习,打造“英语+”的概念。在线教育目前最大成本投入是获客,而iTutorGroup除了利用TutorABC、vipJr,两个品牌的互相引流外,还背靠中国平安集团这个巨大流量池。“在线教育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是很重要的,烧钱获得流量,势必导致盈亏不平衡。目前集团各专业公司都在帮我们推广产品,未来我们还将为集团旗下各公司定制课程,深度服务与协作互引流量。”赖荣明坦言,今年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工作压力,加快工作节奏。“其实我们原计划2020年底开放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但是疫情突发,考虑到学校和B端机构对于平台系统支持的迫切需求,我们最终决定将开放时间提前。”iTutorGroup自研系统,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在这次疫情中,在线教育的工具性被凸显,即其互联网属性更被大众认可,而教育属性则次之。大部分被迫投入在线教育的用户,抱有的想法是“特殊时期,教育有总比没有好。”因此对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这次短期的用户暴增有可能只是一次免费的公益,而真正能帮助其获得红利和留存的是教育服务效果和体验。当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停止线下教学活动后,线下教育机构纷纷陷入焦虑,紧急求助寻找支持线上教学的开放平台。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免费攻势迎来大批流量,也迎来了宕机,微博中“XXX崩了”的热搜不断,评论中满是学生的吐槽。iTutorGroup却是个例外,“其实创立之初我们也是应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授课,但运营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服务不够精细,存在数据无法收集分析、依赖人工排课等情况,功能限制太多,如果定制,平台方要价又太高。”赖荣明对猎云网说。自2005年开始,iTutorGroup就投入到了一系列技术研发中,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建立了动态课程生成系统、环球网络架构、在线学习系统以及可实现万人同时在线的全球智能讲堂等自研系统及平台。“如今iTutorGroup的运营完全依赖自研系统,尤其这次疫情期间对B端学校、机构免费开放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运用了自主研发的AI智能相关技术,可以完成教学、教材分屏、智能排课、课后作业、在线会议等在线教育机构的一系列运营。”据介绍,未来中国平安还将在技术方面对iTutorGroup持续赋能,提高其产能产值,赋能教师与教研团队。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更有争夺红利的实力,因为运营时间较长,对产品的打磨更完善,营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在突发疫情面前的反应也要更快。“麦奇科技创建至今已经有22年了,线上教育行业中发展史这么长的公司是难得一见的。这是缘于在日常运营中我们非常注重财务规划,不会动用学员未消课的预付款。另外由于我们经历过非典、台风等突发事件的洗礼,已经为应对突发情况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技术支持。”赖荣明说。在疫情发生之初,iTutorGroup召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议,对疫情形势做了分析和判断,并进行了紧急部署: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线上复工,应对可能激增的用户;开启线上招聘,培训储备班主任和教师;对外开放每月400堂免费公开课,让学员平安在家学;捐赠1万套牛津英语课给战役一线人员,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并顺势在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壹钱包等APP中设立服务专区。大年初三,iTutorGroup就实现了全员线上复工,从1月底启动线上招聘至今共10000多人投递简历,超过60%参加线上面试,录取400多人,为后续在线教育的爆发增长储备员工。“疫情期间陆续有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停运,并向我们寻求援助,预计4月后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短期的流量暴增,并提前了在线教育发展进程,然而能否将流量真正变为红利还要看疫情结束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

2020年03月14日 00:14